設爲首頁收藏本站
開啓輔助訪問

教育在線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教育在線 門戶 機構 新教育研究院 會議 查看內容

締造完美教室——新教育實驗第十二屆年研討會(2012年臨淄)主報告 ...

2013-9-2 10:43| 發布者: NEI| 查看: 58316| 評論: 0

摘要: 締造完美教室——新教育第12屆年會主報告朱永新提要:“締造完美教室”,就是在新教育生命敘事和道德人格發展理論的指導下,利用新教育兒童課程的豐富營養,晨誦,午讀,暮省,並以理想課堂的三重境界爲所有學科的追 ...

締造完美教室

——新教育第12屆年會主報告

朱永新

提要:

“締造完美教室”,就是在新教育生命敘事和道德人格發展理論的指導下,利用新教育兒童課程的豐富營養,晨誦,午讀,暮省,並以理想課堂的三重境界爲所有學科的追求目標,師生共同書寫一間教室的成長故事,形成有自己個性特質的教室文化。

締造完美教室,就是要讓教室裏的每個孩子穿越課程與歲月,朝向有德性,有情感,有知識,有個性,能審美,在各方面訓練有素又和諧發展的生命,而一天天地豐盈著、成長著。

本文提綱:

一、締造完美教室的意義;二、完美教室的文化構建;三、完美教室與道德圖譜;四、完美教室的課程建設;五、完美教室的生命敘事;六、結語:臨淄宣言

從物理視角講,一所學校,是由一間間教室組成的。而從社會學角度看,每一間教室都是一所小學校,一個小社會。一所學校的品質,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一間間教室的品質決定的,新教育實驗的最終成就與品質,也取決于每一間教室裏的故事與成就。

教室是什麽?新教育的榜樣教師常麗華曾經說:教室是我們的願景,是我們想要到達的地方,是決定每一個生命故事平庸還是精彩的舞台,是我們共同穿越的所有課程的總和,它包含了我們論及教育時所能想到的一切。

一間教室,一個個生活于同一間教室中的人,應該是一群有著共同夢想,遵守能夠實現那個共同夢想的卓越標准的志同道合者。他們彼此爲對方的生命祝福,爲生命中偶然的相遇而珍惜珍重,彼此作出承諾:共同創造一個完美的教室,共同書寫一段生命的傳奇。

一、締造完美教室的意義

什麽是“締造完美教室”?簡言之,就是在新教育生命敘事和道德人格發展理論的指導下,利用新教育兒童課程的豐富營養,晨誦,午讀,暮省,並以理想課堂的三重境界爲所有學科的追求目標,師生共同書寫一間教室的成長故事,形成有自己個性特質的教室文化。

締造完美教室,就是要讓教室裏的每個孩子穿越課程與歲月,朝向有德性,有情感,有知識,有個性,能審美,在各方面訓練有素又和諧發展的生命,而一天天地豐盈著、成長著。

在新教育人提出“締造完美教室”時,許多人問我們:爲什麽你們要把原先的班級、班集體,說成一個原本僅僅具有空間概念的教室? 

從約定俗成的定義來看,班級是學校中的班次與年級的總稱。班級是學校的基本單位,也是學校行政管理的最基層組織。一個班級通常是由一位或幾位學科教師與一群學生共同組成,整個學校教育功能的發揮主要是在班級活動中實現的。而教室(classroomschoolroom)則是指在學校裏教師對學生正式講課的地方,是學校對學生進行教學的空間。所以,一個是從組織的角度來界定班級,一個是從空間的角度來定義教室,而從教師與學生生命活動的形態,以及師生共同活動的場域而言,兩者其實是相同的。

我們在這裏之所以說教室而不是班級,是想強調教室是一個師生的生命在此展開的場。同時我們又不希望這個概念僅僅停留在空間上。因爲在這個空間裏,不僅世界得以展開,而且曆史得以書寫,它是敘事的、時間性的,用新教育人喜歡的詞語說,它又是歲月的。

締造,在字源上有最初創造的含義。我們選擇這個詞語,是想強調作爲教室締造者之一的教師,可能起著比我們原先認識的更爲重要的主體作用。在我們喜歡說學生是目的、是主體的時代裏,我們往往會忘記一個事實:沒有人不是目的,不是主體。新教育實驗主張,爲了一切的人,爲了人的一切。這裏所說的人,無疑是包括了學生、教師、父母等所有與教育相關的人。

教室的敘事主體,必然是它的所有參與者。但是,在這個敘事中,教師既是演員又是導演。他不僅僅是主角之一,而且還是參與劇本創作的人。一間平庸的教室並不完全源自一個平庸教師的所爲,但一間卓越的教室,一定源自一個不甘平庸的教師的夢想。而且,正是憑借這一夢想,這位教師才可能得以超越自身的局限,自身也抵達卓越。

關于“完美”二字,也有不少質疑的聲音。因爲很多人認爲,完美,是不可能實現的目標,遠不如優秀、卓越這樣的提法實在。我們認爲,這裏一方面是爲了在我們“開發卓越課程,締造完美教室”的表述中顯得更對稱,另一個方面是提出一個願景,一個朝向。締造完美教室是我們追尋的理想,是“雖曰不能,心向往之”的前方。所以,完美教室並不是一個苛刻的衡量當下的標准,而是一個使命,一個願景,並且在這一表達中體現了我們的價值觀:我們並不想只是完成上級布置的一些任務,而是想從自身的領悟與夢想開始,創造一個足夠美好的事物。

要全面理解締造完美教室的內涵,還需要把握好幾對重要的關系。

一是教室與學校的關系。學校是完美教室存在的大背景,任何教室都不能孤立于學校之外而獨立存在,教室文化和理念的確定同時要以學校的文化爲背景。在一所學校很強大的時候,教室更要置身于學校的大文化之下,並從中汲取養分。但是,在一所學校的文化不夠強大的時候(如雷夫的第56號教室),教室(班級)就要突出自我,擁有自己的文化和鏡像。而且,教室不是一個單一的狹窄的空間,操場、圖書館等學校的其它場所,都是教室的延伸。

二是成長與成績的關系。完美教室與優秀成績並不矛盾。新教育不把分數作爲自己唯一的追求,但是好的分數,一直是對新教育人額外的獎賞。新教育人明白:“締造完美教室有一個絕對的‘硬指標’:所有孩子在教室裏可見的進步——無論是在道德上的、情感上的、智力上的。”沒有可見的顯性的成長,不是真正的成長,單個的學生個體的成長也不是真正的成長。在德性養成上,孩子們“既質又文,君子堂堂”,他們的一舉一動,一颦一笑,從內至外散發的儒雅氣質和甯靜之氣是顯性的。但道德人格以外,我們同樣需要智力上的顯性成就——最終的分數是很好的體現。我們把分數的要求放在靈魂的成長之後,但最終學生的成長一定能用分數來表現。分數將是成長的一個表征。沒有合理的分數,世界無法懂得你也無法承認你,如果把分數抛開,完美教室就無法真正完美。當然,在我們已經存在的完美教室中,因爲新教育的課程,因爲兩套教學大綱的相互促進,孩子們最終的分數都比普通班級要優秀甚至卓越得多。

三是教室與家庭的關系。作爲有教育學自覺的教室,應該在思想上領導著家庭,憑借專業素養和技能引領父母。在一定程度上,家庭也是教室的延伸,是另外一個重要的教室。沒有父母的成熟,很難有孩子的成熟。所以,建立家校聯盟是非常重要的,這也是我們成立新教育親子共讀中心的緣由所在。因此,完美教室也一定是教師與父母充分交流、交融的教室,是父母充分參與教育教學的教室,是學校和父母高度認可的教室,沒有他們的認可和信任,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完美。

 

在厘清締造完美教室的概念內涵以後,我們有必要再來審視一下其價值與意義。

教室與生命聯系在一起,是爲生命而存在。教室一頭挑著課程,一頭挑著生命。沒有生命綻放的教室,就不可能是完美教室。生命,是新教育最重要的一個詞彙。

教室的重要性,一直被低估。生命,在任何階段,都需要一個自由舒展的領地。最初,這個領地被稱爲母親的子宮——一個大生命爲一個新的小生命創造的舒適的宮殿。然後,是襁褓,是搖籃和家庭;再然後,是校園和教室;最後,是職場與社會。

搖籃和家庭、校園和教室、職場和社會,在生命發展的不同階段具有不同的價值和意義。其中,校園和教室對于生命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因爲,在這個時期,生命一邊在象征著起點與過去的家庭和當前的校園與教室之間往返,一邊將觸角伸展到自己未來將獨自面對的世界(職場和社會)……生命的這個過程,被理解爲是從安全到自由的進程,而生命發展中的任何一個階段,都需要有一個具有雙重意義的場所:爲了安全的庇護所,和爲了自由的訓練場。如果家庭意味著更多安全,社會意味著更多自由的話,那麽教室正好意味著在這二者之間且同時具備二者功能的特殊領地,是孩子生命從安全到自由的最重要的驿站。

同樣是一間教室,或者平庸、冷漠,甚至充斥著暴力、專制、欺騙,或者完美、溫馨,對于每個穿越其間的孩子的意義完全不同,對于每個生命成長的意義完全不同。

從某一刻起,一位教師(或幾位教師)和幾十個孩子相聚在一個叫教室的地方,生命中一段最重要的時光在這個叫教室的地方度過,大家的成就與挫敗、悲哀與喜悅源自于這個叫“教室”的地方。我們能夠對它無動于衷嗎?

日本教育家佐藤學認爲,學校改革的中心在于課堂,真正意義上的教育革命是從一間間教室裏萌生出來的。沒有哪間教室與其他教室裏飄溢著完全相同的氣息,或有著完全相同的問題。只有從教室開始,從課堂教學層面的改革開始,才可能有新的課程創造、新的“學習共同體”創造。

新教育人探討締造完美教室的意蘊以及可能性,正是希望有更多的新教育教師,能夠清晰地認識教室的價值,理解生命的成長,讓締造完美教室的項目成爲師生成長的一個契機,在行動中不斷朝向完美。希望有更多的新教育教師,能夠“守住自己的教室”,讓每一個生命在教室裏開出一朵花來。

二、完美教室的文化構建

教室,不應該是一盆散沙。教師和學生,不應該只是各不相幹的把知識作爲商品的出售者和消費者。在教室裏相聚的一群人,不應該只是偶然原因的隨機組合,或者偶爾因一首歌、一個演講、一場比賽才聚集在一起,平日裏則是一群沒有共同思想共同語言的烏合之衆,一群沒有共同願景共同價值的同一個屋檐下的陌生人。教室,注定是一個生長中的部落和社會;教室,注定是一個要形成自己文化與規則的地方。

論及教室文化,大家自然會想起新教育第10屆研討會的主題“學校文化”。事實上,我們在有關學校文化論述中的大多數內容,完全符合教室文化。我們甚至可以說,教室就是一個縮微版的學校,教室具備學校的一切結構與功能。

如果要說教室與學校有什麽不同的話,那就是我們所說的教室,總是有一個明確的期限規定性:或者三年,或者五年、六年,它不但起始時間被規定,而且同樣被規定于某一刻完成自己的使命。當然,完成使命並不是宣告這一教室的徹底消失,而是這個教室敘事的完成,而經由這一教室敘事成長起來的師生,將在另外的敘事中繼續扮演主角,繼續書寫各自的生命敘事。學校的綿延性顯然要更強一些。如果說教室完全由一群人相聚而成、相離而散的話,那麽學校則是無數人、無數代人的進進出出中,生成自己的文化與曆史。套用一句老話,就是:“鐵打的學校流水的教室”。也因此,教室敘事,是一個比學校敘事結構更清晰的篇章。教室,是一個比學校更應該清晰規劃,精心設計好開端和結局的敘事,而文化,就是這個故事中的靈魂、精神。

 2010年石家莊的新教育年會上,我們曾從一所學校的使命、願景、價值觀來觀照學校文化,也曾從學校的校徽、校歌、校訓、儀式、慶典以及建築、英雄故事等角度來剖析學校文化。這種觀照與剖析,我們同樣可以運用于教室。也就是說,一間教室,應該在自己的構建過程中,擁有自己的使命、願景、價值觀;一間教室,應該在自己的敘事過程中,擁有自己的獨特命名、象征標志、英雄與榜樣,或者說,一套屬于自己的形象符號系統。和學校文化對于學校形象、學校曆史一樣,教室文化是完美教室的靈魂,是一個班級的使命、價值觀、願景的集中整合與體現。

 

在教室文化的思考中,呈現在世人面前的第一形象是教室命名,而最終呈現的則是教室文化的整體構建。一間教室的名字,應該是教室文化的具體承載與體現,是班級成員的自我鏡像。

通常情況下,許多學校的教室是用數字來命名的,如一(3)班、二(4)班等,或者如雷夫的“第56號教室”。用數字作爲教室和班級的代號,無疑是最簡單的,但也是最枯燥、機械和重複的。

在新教育的教室裏,往往通過具象化的命名,把格式化的數字符號,轉化爲一種精神意向,賦予教室一種精神力量。教室命名,就像每個人出生時被命名一樣,是生命中一件特別重大的事件。也因此,許多班主任老師總想別出心裁,起一個與衆不同、獨一無二的教室名字。是的,每一間教室應該是獨特的,但這裏的獨特不是非要起一個多麽新穎別致的班名,創造一個多麽漂亮奪目的班徽或是象征物,讓自己的教室與衆不同,另類張揚。我們所說的獨特,只是相對于這間教室及其特定的老師和孩子而言, 它是非同尋常的,是意味深刻的。

江蘇海門海南中學有一間教室的名字就非常特別——不一班(般)。班主任江斌傑介紹說,孩子們剛上中學,走進學校就說:“校園不一般呢!”他介紹任課老師時,有學生說:“這些老師不一般呢!”一天課下來,有學生感歎:“真的是不一般呢!”所以,他就想:幹脆用“不一班(般)”來命名自己的教室,激勵學生做最好的自己,創最好的班級。這樣就能夠擁有不一般的孩子,不一般的教室。

如果當個性(追求與衆不同)與貼切性(就像我們希望的樣子)有了沖突的時候,我們建議甯選貼切,不選個性,哪怕與其它教室有所重複也行——畢竟對這些孩子而言,它仍然是獨一無二的!而且,因爲經曆的不同,同樣的名字背後完全可以有不同的意向,不同的故事,因爲最終它的意義是由師生的共同生活所賦予,而不是有一個名字就自足了的。

在許多新教育學校裏,教室命名用了“小毛蟲”、“蒲公英”之類的小動物或者花草的名字,看起來平淡無奇,甚至簡單重複。但只要能夠從這些平淡的名字、平常的事物中,充分挖掘其不平凡的內涵,通過閱讀、課程、活動不斷擦亮這些平淡的名字,它就能夠在學生們的心中真正地活起來,成爲大家共同生活的願景。正如海子所說,“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名字叫什麽也許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夠傳遞靈魂碰撞而生的溫度。

完美教室的命名,並不一定要求教師在學生沒有到來之前,就已經完全確定。取一個名字等候孩子出生,這在生孩子時是貼切的,但對于已有自己的情趣、性格、曆史的學生及其父母而言,教師的這種做法容易讓教育的另一方感覺過于被動。而且一個一開始就定下的名字,對被動接受的孩子而言不過是個詞語,是個空洞的符號。所以,教室命名,可能已經在老師的心裏醞釀了很長時間,甚至已經有了非常完備的構想,但是正式命名的時機卻仍然需要尋找甚至等候。最好是師生共同生活一段時間之後,教師創造時機,譬如在相關的電影觀看或詩歌學習之後,巧妙地提出來,成爲一種共同的命名。

沒有一個名字是完美無缺的,重要的是它們是我的名字,就像晨誦詩《草的名字》所說:“給我喜歡草取我喜歡的名字,我取的名字只有我在叫。”是的,一棵樹,一棵草,一塊石頭,一粒沙……幾乎所有的事物都可以通過這種賦予,成爲意蘊深刻的象征物。

所以,比教室名字本身更爲重要的是,這個名字或意蘊能夠不斷被發掘,不斷被賦予。譬如罕台有一個教室叫小鳥教室,由于同級的兄弟班級叫小毛蟲教室,當初命名的時候大家打趣說,小鳥吃毛蟲,就叫小鳥教室吧。小毛蟲教室的班主任是原毛蟲與蝴蝶項目負責人馬玲老師,所以,這是一個源自教師曆史與願望的命名,而且它的意蘊就是毛蟲最終將羽化爲蝶,飛翔天空。相對而言,這個小鳥教室的命名就顯得有點倉促了。但是它至少意味著這間教室的主人不希望自己遜色于小毛蟲教室,而且在相當長時間裏,兩個名字成爲孩子們的快樂遊戲:我是毛蟲我刺你,我是小鳥我吃你。然而從更久遠的時間來看,除非我們賦予小鳥教室更深遠的意義,否則這個命名就成爲一個意義單薄的符號而已。所以在一年後的班徽設計時,設計者把畢加索的和平鴿當成了小鳥教室的班徽,而老師則把《快樂鳥的承諾》這個偉大的繪本故事作爲教室的鏡像故事,並准備在高年級,逐漸地引入鳳凰涅槃、荊棘鳥等相關故事。就這樣,一個起初顯得倉促的命名,因爲師生逐漸賦予它深遠意義,最終讓它持久地成爲教室的鮮明形象。

命名只是教室文化建構中的一個事項,和它相關的事務包括班徽、班旗、班歌、班詩、班訓、班級承諾(誓約)等,它們是一個有機的整體。

班徽,是班級的圖騰,班級的象征物,一般是圍繞班名展開,由全班同學集思廣益,共同繪制而成。班徽確定可以采取全班征集評選、在優勝方案的基礎上修改完善。

焦作市修武縣第二實驗中學一間名叫“竹節軒”的農村教室,在向全班同學征集班徽的過程中,劉浩楠同學設計的班徽被大家一致通過(見圖1)。圖案的下方是兩段蓬勃生長的竹節,和班名“竹節軒”相呼應。中間竹葉狀的圖形,像鐮刀,又像號角,像沖浪的風帆,又像揮舞的翅膀。而圖案上方那一團跳動的火焰,象征著一顆積極進取的心靈。

1:竹節軒教室班徽

對于局外人來說,這只是一個簡單的符號,但對于竹節軒班裏的孩子們來說,這卻是只屬于這個班級的,它體現著一個班級精神生命的走向,是由師生親身經曆、共同創造的。而對于劉浩楠同學來說,更是會成爲一輩子的記憶。

班旗,是班級的旗幟,在運動會、學校慶典等大型活動時使用,可以活躍氣氛,增強凝聚力。一般是把班徽放大以後印制在白色或其他顔色的布上。班旗可以制作成不同規格,有學生人手一份的小旗幟,也有列隊展示時使用的大旗幟。

班歌,是與班級願景、名稱的精神氣質吻合的歌曲,可以是自己創作、請人創作,也可以是選用現成的歌曲,或者根據現成的歌曲稍加改編的歌曲。如李鎮西的未來班,是學生們寫信請谷建芬老師作曲的;而山西绛縣的“山水人家”教室,則選用了《我愛你中國》。班歌歌詞和旋律不應成人化,應該符合兒童的志趣。

班詩,與班歌相同,也是與班級願景、名稱等和諧協調的詩歌,可以由班級師生共同創作,也可以選用現成的詩歌。如山西绛縣的小蝸牛教室的班詩就是《小蝸牛》,激勵孩子們不怕慢,只怕站,只要心懷夢想,執著前行,總會遇到屬于自己的風景。

班訓,與學校的校訓類似,是用簡潔明了、寓意深刻的語言,闡明班級的價值追求。班訓的文字可以成爲班徽的有機組成部分,也可以印制在班旗上。

班級承諾,是教師與學生彼此之間對未來的一個美好的約定,它往往是以誓詞的形式出現。如馬玲老師在給自己教室的父母第一封信中就提出:“我是教師我承諾:讓每一個與我相遇的孩子,因我而優秀”,“我是學生我相信:我將在這裏品嘗到知識的快樂,生命的尊嚴”。班級承諾在重要的場合和時刻由教師和學生宣誓,具有強烈的儀式感和震撼力。

上面這些內容作爲一個有機整體,沒有必要在教室成立的第一時刻就預先准備好。最好的方式是在師生的共同生活的歲月中逐漸建構起來,這是一個以教師爲引導者,師生共同體爲主體的自我書寫過程。譬如對一間小學教室而言,它的使命、願景、價值觀,就完全可以等到三、四年級之後再來確定,只有等學生的精神境界達到能感受並理解規則的階段之後,討論這一切才有鮮活的意義。海門新教育實驗區選編的《一間可以長大的教室》一書,就圖文並茂地介紹了近20個教室的個性化的文化構建,孩子們每天在這些與自己的生命息息相關的文化中穿越,教室文化自然就浸潤了每個孩子的靈魂。

教室文化,也會體現在教室的布置上。沒有經過精心安排的教室,是缺少文化意蘊的。從總體上來說,我們希望教室的布置要有切合孩子生命的美學風格,比如在班級裏擺放一些綠色植物,或者小金魚等動物,讓孩子們能夠隨時看見生命的成長,與大自然保持聯系,感受自己以外的生命呼吸。教室裏的色彩也可以豐富多彩,如低年級可以考慮偏近粉紅色系,用繪本童話場景和角色來裝飾,讓孩子直接地感受到親切、溫馨和安全;高年級可以偏近青藍色系,或者回歸黑白,裝飾以成熟的字畫作品,有一種清澈高遠的意境;而中段則可以考慮選擇介于二者之間的綠色系列,配以東方風格的清新插畫等等。

當然,裝飾教室的最重要的事物,應該是師生的作品:大家共同生活過的照片和文字,大家從稚嫩到成熟的藝術作品——甚至許多新教育教室提倡甯可有不完美,也要讓每一個孩子的作品上牆,因爲這是“我們”的陣地。所以教室布置,應該把教室牆面當成我們自己的雜志社、電視台、檔案館。同時,教室還可以成爲我們自己的園藝房、展示廳,大家種植的花草盆景,燒制的泥巴陶藝等,也可以利用這個空間陳列交流。總之,教室裏的每一個空間都應該由師生共同創造,或者是一段共同穿越的生命旅程的見證。對于孩子們來說,讓學生在其中發現自己,認可自己非常重要。

2011年新教育年會上,我們提出了“以人弘道,活出中國文化的根本精神”的倡議,這對于完美教室的文化構建也十分吻合。“文化是活出來的”,教室文化也是如此,它應該在一以貫之的師生生活的點滴之中,在不斷的濡染,編織與生成中活出來。無論多麽構思巧妙、令人眼前一亮的班名、班徽、班歌、班詩,如果師生最終沒有把那種精神活出來,那麽這間教室就與完美教室相距甚遠,甚至背道而馳。反之,哪怕教室只有一個平凡普通的名字,只要堅定不移地去做,把一種精神活出來,平凡的名字,甚至簡單的數字,也就有了深遠的意義。

我們倡導通過班級的課程、班級的慶典、班級的活動,班級的共讀共寫共同生活,都是在將文化一點一點的活出來。活出來,不僅師生享受到過程,享受到成長,同時班級也就有了自己的風格。風格不是標新立異,而是生命在特定的境域中的光輝發揚,生命光輝到一定的程度,也就有了風格。

特別需要提出的是,教室文化,既要從兒童生命成長的階段性和普遍的人類精神來考慮,也要考慮到一間教室的民族與地方的風格特色。譬如,對新教育完美教室而言,我們與雷夫的第56號教室就處于不同的語言文化之中,5000年的悠久曆史,中國儒道釋文化的根本精神與特質,是新教育締造完美教室的文化場域,如果我們的教室將中國文化吸納得特別透徹,它就必然呈現出一種與第56號教室生命精神上息息相通,但文化風格上迥然有異的氣質。

1234下一頁

小黑屋|手機版|蘇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蘇ICP備15054508號 )

GMT+8, 2019-8-11 14:06 , Processed in 0.124801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