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收藏本站
開啓輔助訪問

教育在線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教育在線 門戶 機構 新教育研究院 會議 查看內容

以人弘道:活出中國文化的根本精神——新教育實驗第十一屆年研討會(2011年東勝)主報 ...

2013-9-2 10:35| 發布者: NEI| 查看: 37152| 評論: 0

摘要: 以人弘道:活出中國文化的根本精神 朱永新一、迷失了精神的中國人在新教育實驗第11屆研討會的“東勝新教育敘事”中,東勝四小的孩子們在誦出“當文化的晚潮開始催眠,詩歌以新的變音唱出,像一只夜航的鷹”之後,引 ...

以人弘道:活出中國文化的根本精神

                 朱永新

一、迷失了精神的中國人

在新教育實驗第11屆研討會的“東勝新教育敘事”中,東勝四小的孩子們在誦出“當文化的晚潮開始催眠,詩歌以新的變音唱出,像一只夜航的鷹”之後,引用聞一多先生的詩句向全場教師追問:

請告訴我誰是中國人,

啓示我,如何把記憶抱緊;

請告訴我這民族的偉大,

輕輕的告訴我,不要喧嘩!

——聞一多《祈禱》

曾經,中國人是東亞病夫,幾代人爲了擺脫這頂帽子進行了不屈的抗爭。今天我們開始強大與富裕,但是,我們可曾爲自己是一個中國人而由衷地自豪?我們可曾真實地感受到今天這民族的偉大?

去年7月,新教育人齊聚石家莊橋西區,討論“文化,爲校園立魂”的問題,我們達成了一個共識:只有文化,才能夠讓學校擁有靈魂。

在今天,我們再來思考“文化,爲校園立魂”這個問題,則又有了新的問題産生:我們用來爲校園立魂的文化,該是怎樣的文化?

縱觀時下學校,我們不無憂慮地發現,傳統文化的缺失已將兒童帶入了一個他們倍感陌生、抽象、片面和異己的地帶。傳統文化的失落帶來的是精神世界的浮躁、迷誤、幽暗甚至荒蕪,教出來的孩子可能是一些有知識沒靈魂、有技藝沒根柢、有智力沒情懷的“怪物”。

學校傳統文化的缺失,與全社會傳統文化的缺失是有密切關系的。從國際的視野來看,我國雖然是一個傳統文化積澱深厚的國家,是一個經濟大國、文化大國,但不是文化強國。從量的角度來看,目前世界文化市場份額,美國占43%,歐盟占34%,亞太地區占19%,其中日本占10%,韓國占5%,中國和其他亞太國家加起來才占4%。從質的角度來看,我們文化對內的凝聚力不夠強,對外的影響力不夠強,各種文化相互對比中競爭力不夠強。(蔣建國:《推進文化體制改革,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人民日報》20111122日)我們的文化“走出去”和經濟“走出去”反差太大了,如果說經濟還保持著“順差”的話,文化的現狀毫無疑問只能用“逆差”來描述。世界上“中國制造”已是非常流行,從襯衫到鞋子,從玩具到工藝品,幾乎在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都可以看到。但是,我們的價值觀,我們的文化有沒有隨之“走出去”?與中國對外貿易的“出超”相比,中國的對外文化交流嚴重“入超”。以圖書爲例,2007年我國圖書期刊進口2億美元,但是我國的出口只有3700萬美元;2008年我國引進了圖書版權15776種,而同期的輸送圖書版權只有2440種。2009年,我國的版權進出口比爲3.41,演藝産品的進出口收入比約爲101。文化領域的貿易逆差和經濟領域的貿易順差形成鮮明對比。2009年,一個小小的韓國,網絡遊戲出口額是中國的10倍,電影的出口額是中國的7倍,新聞出版、電子音像、藝術品産業的對外輸出也走在中國前面。

過去的傳統已經丟失,新的文化立于何處?無所著力與眼花缭亂並存,需要我們重新思考探索與重建精神家園的路徑。

正是基于這樣的考慮,也是在去年的年會上,我們新教育同仁決定,把文化的視野從校園拓展出去,把今年年會的主題定爲“新教育與中國文化”。我們的基本信念是,作爲龍的傳人,我們不應該讓中國文化在新教育的校園裏消失,我們希望能夠在新教育的教室裏重新看到書寫美麗的方正漢字,重新聽見優美的唐詩宋詞,希望通過我們的能力,能夠重新找回我們的思想基礎和精神家園。

文化雖然有多個層面,但是我們知道,文化的各層面是一個由淺而深、由表及裏的關系,譬如當我們說希臘文明、希伯來文化或者俄羅斯文化、法國文化,我們固然有時也會指這個文化中從物品器具到節日等外在事物的風格,但更多的時候,我們是在探討這樣一個問題:這個文化或文明的根本精神可以如何表達?

譬如人們會用謙卑、虔誠、敬畏、友愛來描述真正的基督徒,把它視爲基督教文化的根本精神。同樣,人們會用隱忍、淒美、精致、認真、民族性極強來描述日本人,把它視爲日本民族甚至日本這個國家的根本精神。

同一種文化的根本精神,我們既可以用貶損的詞語來描述,又可以用褒揚的詞語來描述。譬如我們可以把敬畏改稱爲對神的無知的恐懼,把隱忍改稱爲對自己和他人的雙重殘忍,等等。但當我們在描述一種文化的根本精神時,一般來說,我們總是應該尋找讓這個社群得以維系、得以顯現的那個積極的作用力,而不是它在黯淡或者趨向消亡時的那些表現。與此相反,在作文化批判時,往往會著眼于它在黯淡或者趨向消亡時的那些表現,有時甚至會無視它曾有過源源不斷地創造的時刻。

據此,我們就不應該只把盲目地服從、無知與自大等中華民族在上上世紀和西方文明相沖撞時所暴露出來的某些表現,當成是中國文化的根本精神。在不否定這些事實的同時,我們還需要從曆史中去尋找這個民族最根本的自我主張,以及這種自我主張所得以實現的程度。

如果僅從我們民族先知們(即民族文化的奠基人)的自我主張來看,那麽我們無疑要把中華民族的根本精神,理解爲:生生不息,仁義禮智信,道法自然,推己及人,重家重國重土與天下觀念的並行不悖,等……

但是從一個民族實際顯現的文化面貌來說,我們可以說重孝悌、重等級、講和諧、講禮制、講情面等,都是比上述民族先知們的倡導更爲顯而易見的事實。

那麽我們講中國文化,究竟指的是哪一部分?如果我們可以從中梳理、抉擇,我們又該如何去蕪存精、去僞存真、去掉那些文化的死皮而保留文化的真精神呢?

這事實上就牽涉到一個文化精神的真理問題了。

二、顯現與遮蔽:文化中的真理問題

我們知道,一個事物或一個理論的真理性總是與具體的場景相結合,脫離這一語境,抽象地談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只是一種形而上的奢望。文化作爲一種社群的生存模式,它的真理性同樣與具體的曆史場景、時代問題相關聯。我們很容易分辨一個社群及其文化,它是處于一種真理狀態,或者非真理狀態。我們可以把前者描述爲紮根的狀態、欣欣向榮的狀態、安適愉快的狀態、創造不斷的狀態,而把與這些現象相反的表現,諸如混亂、沒有創造力、自我否定與毀滅等,理解爲非真理的狀態。

但這樣是不是說,一種文化處于真理狀態或非真理狀態,取決于環境,而並不是它本身?就像企鵝在海中成爲適然者,而在陸地成爲臃腫的笨家夥一樣?

顯然並非如此,因爲人類文化是一種應對困難的靈活機制。對人類來說,重要的不是環境有了什麽變化,而是文化作爲一種應對機制,有沒有在更新的環境中實現自己的“複活”,通過自我創造,從而能夠更好地把握環境,在新的環境中“適然”、“欣然”、“泰然”、“自然”。

也就是說,對文化來說,變異的、變化的環境恰恰是有利的因素,它會促進文化精神的自我更新、自我成長,它會從原有的文化資源中汲取某些因素,把它擴展爲一種新的程序、新的語言,從而完成環境所帶來的挑戰。文化精神,總是和困境並生的。就像孟子所說的那樣:“生于憂患,死于安樂。”

我們不難看到,正是美麗的周朝禮制面臨崩潰,才有了儒家文明創始人孔子以個人道德進業爲根本的仁學的興起;正是戰國時期的動亂,才有了百家爭鳴的思想繁榮;正是漢末佛學成爲形式主義的遮蔽同時又遭遇魏晉時期的戰亂,才有了魏晉玄學的興盛;正因爲面對外來佛教的影響力,才有了儒家傳人的宋明理學和心學的興起,並達到幾乎和文化創造人相等的同度……

文化的真理,總是由少數文化先知在自己的處境中,創造性地實現與更新的。孔子名爲繼承周公旦,但他實際成爲一個遠遠超越周禮的仁學的創始人。孟子名爲繼承與宣揚孔子之學,但他的恻隱之心、對正義的重視,使得他闡發了孔子所沒有完整闡發過的某些民族文化的根本精神……莊子、《道德經》、朱熹和王陽明,以及李白和杜甫、範仲淹或蘇轼,都是我們民族文化的創造者,他們是“真理性”的存在,而我們則藉他們所創造的語言而生存。

孔子對周公旦的诠釋、孟子對孔子的诠釋,都是一種忠誠的“誤讀”,表面上的語言有所改變,但其創造性實質卻得到了真正的實現。這就是文化的真理性一次次得以實現的原理:它總是需要在新的環境中對真理以及萬物進行重新命名。而相反,如果忠實地記誦格言,死搬語言,不理解文化模式如何在過去的時代裏實現真理性,這樣文化也就成了無法應對新環境的死物,以一種非真理的狀態而存在了。

在孔乙己等人身上,文化就是以一種非真理的狀態而存在著,雖然他的服飾是中國文化的,雖然他的書法在今天堪稱爲名家的,雖然他能夠把全部四書五經背誦出來,但是,他壓根沒有領會文化的根本精神,無法在更新了的困境中,讓文化成爲一種創造的源動力,創造出新的自我,亦即新的生命,以真理的狀態而顯現。

所以,同樣是書法家,同樣是能夠寫詩填詞的人,同樣讀誦了四書五經和大量中國古典經典,作爲中國文化批判者的魯迅,倒恰恰是中國文化精神的真正的繼承人,因爲他把那種生于憂患、死于安樂的精神,把那種生生不息的精神,把那種對土地和人民的熱愛,用一種新的批判的方式,活了出來,並創造了這個民族在新時期的新語言。

爲了理解我們所繼承的,與我們實則是同一的中國文化的根本精神,我們有必要對中國文化的曆史作一簡略的回顧。

1234下一頁

小黑屋|手機版|蘇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蘇ICP備15054508號 )

GMT+8, 2019-8-14 17:29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