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收藏本站
開啓輔助訪問

教育在線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教育在線 門戶 概況 理論 查看內容

在黃土地上刷新教育思想

2012-7-24 10:48| 發布者: admin| 查看: 31794| 評論: 0|原作者: 何小忠

摘要: 朱永新教育文集》(10卷本)是近年來受到讀者尤其是中小學教師歡迎的教育家文集,自2004年出版以來已多次重印。該套文集的版權輸出 韓國,標志著國內教育家個人理論著作首次集中輸出海外。此事在當下的中國教育界、 ...

前不久,韓國語文學社與人民教育出版社在第15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上簽署了協議,決定集中引進10卷本的《朱永新教育文集》。應該說,我國個人教育理論著述被翻譯到國外已早有先例。但是,像我們翻譯《蘇霍姆林斯基選集》、《杜威教育文集》那樣,將一個中國教育家的全部理論著作大規模集中輸出國外,這在現代中國教育史上還是第一次。

我們曾從國外汲取了許多教育智慧,我國的教育和教育工作者在研究和教育實踐工作中曾得益于外國教育理論的滋養。但是,中國的教育家和教育理論在國人心目中的地位、命運和價值到底怎樣?我們爲什麽那麽信賴,甚至崇拜外國的教育家、外國的教育理論和教育觀點?好像中國的教育家、中國的教師都不懂中國 教育,唯獨外國專家最懂。我們眼光不斷地向外,祈求外國專家賜予中國教育良方。教育理論,對于中國來說,似乎只有輸入而沒有輸出的份兒。隨著洋洋10卷 《朱永新教育文集》的輸出,這種現象終于被打破了。

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國制造的商品,還有影視作品、文學作品早就打入國際市場了。不過,教育理論作品與生活、文化等消費性産品畢竟不能相提並 論,因爲教育是塑造國家與民族性格、影響其未來發展的重要因素,作爲指導教育實踐的教育理論,自然是這個民族最深沉的思維積澱。撇開各種意識形態因素,僅從教育的角度來看,朱永新這個中國教育家的理論成果,能夠得到另一國度教育同行的認同,我認爲無論對于朱永新個人,還是對于中國近60年來社會主義教育實踐,特別是改革開放30年來的教育改革實踐,都具有非同一般的意義和價值。這是中國教育家群體的驕傲,也足令整個中國教育界爲之自豪。

在黃土地上創新教育思想才會具有鮮活的中國特色

朱永新的教育論著爲何受到韓國教育界青睐?中韓兩國相近的文化傳統和近現代史上相似的民族遭遇,或許是原因之一。因爲這使得韓國教育界對中國教育家及其教育觀有著相當的認同。但這也只是背景因素,重要的還是朱永新本人對中國教育的思考。

朱永新創立新教育實驗,立足于中國教育現實、中國傳統教育文化與智慧,並結合西方教育理論和觀念,艱辛地探索中國素質教育的可行之路。他倡 導把分數的教育變爲心靈的教育,讓師生過一種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通過營造書香校園、師生共寫隨筆、聆聽窗外聲音、構築理想課堂等,改變學生的生 存狀態,改變教師的行走方式,改變學校的發展模式,改變教育科研的範式;構建以晨誦、午讀、暮省爲核心的兒童課程、以專業閱讀+專業寫作+專業發展共同體爲核心的教師發展模式;強調一個人的閱讀史就是一個人的精神發育史等具有原創性的教育理念。這些鮮活的理念及其在基礎教育界産生強烈的思想凝 聚力和實際成效,正在悄悄改變著教師的生命實踐,改變著很多學校的教育面貌,也顯示出鮮活的中國特色。這些才是朱永新和他的教育理論走出國門的真正原因。如果朱永新緊緊追隨著蘇霍姆林斯基,或者僅是葉聖陶思想的變種,那就不是朱永新,更不會有版權輸出這回事了。

我們既需要崇洋也需要崇中,既需要厚古更需要重今:中國教育應如何看待本土教育家的教育思想和教育理論?

我國曆來重視教育,5000年的教育實踐傳統鑄造了豐富的教育思想和教育智慧,這需要我們繼承和弘揚。但在我國目前現代化的進程中,我們似乎過于崇洋輕中,厚古薄今。尤其是當代本土教育家的教育思想和實踐,並沒有引起足夠重視。如果從1905年廢科舉、興學堂算起,中國現代教育已經有103年的 曆史了,更不用說新中國成立後成就卓著的當代教育改革與發展。長時期、大規模的本土教育實踐,湧現了大批教育家和教育理論,對于這些本土教育家我們應該如何對待?我總覺得,我們教師學習西方教育理論有點像中國人吃西餐,偶而吃吃,覺得很新鮮也有趣味,但回歸日常生活我們還得吃那些沿襲了幾千年的中餐。看一 看一線教師最喜歡讀什麽書、教育圖書暢銷排行榜上流行什麽書,就可以明白滋養當前教師心靈的理論觀念是什麽了——那就是本土教育家創立的本土化的教育言 說。我們無需刻意遠求,教育家就在我們身邊。因此,我們需要既貴遠又不賤近,既崇洋也崇中,既厚古更重今。

我們的教育理論應該建立在中國教育實踐過程的基礎上中國教育家如何創立自己的教育理論産品?

杜威曾經指出教育科學的三類資源:一是教育實踐過程,它提供構成所探究問題的資料和題材,是研究結論的最終檢查途徑;二是各種已經成熟的科學,它們構成了我們理智地處理教育實踐提出的各種問題的資源;三是特殊的資源,如與教育科學關系非常密切的教育哲學、教育心理學、教育社會學以及哲學、心理 學、社會學等學科,還有像元教育學這樣的理論。後兩種資源實際是教育理論的基礎理論。

我國現代學科制度下的教育理論生産主要依賴後兩個途徑,即大量的教育理論産出是基于基礎理論的推演。這盡管是必需的,但由于缺乏與教育實踐過程的充分地直接接觸,容易導致安樂椅空想的教育科學。事實上,繁榮的教育理論背後確實存在著太多的脫離教育實踐的挂空檔現象。因此,中國教育家特別 是理論工作者更應當把自己的理論建構建立在教育實踐過程及其提供構成所探究問題的資料和題材的基礎之上,以創造真正的教育理論産品。

真正的教育家和教育理論都是這樣形成的:蘇霍姆林斯基紮根巴甫雷什學校,杜威有自己的實驗基地,小園國芳在玉川學園的辦學實踐中將歐美的新教 育理念融于儒家教育傳統才創生了全人教育理論。中國的朱永新也是這樣一個走出傳統教育理論生産路徑的當代教育家,他的教育著述關注現實,切中時弊, 滿懷激情,充滿詩意,富于獨創與個性,正是這些使他的教育理念受到中韓教育界的認同。

期待更多的朱永新們”——中國當代本土教育家的湧現,並且期待走得更遠,走向非儒家文化圈的歐美教育界,讓中國教育智慧滋養世界教育工作者的心靈,造福全世界的兒童和家庭。

《中國教育報》2008109日第6

小黑屋|手機版|蘇州市新教育研究院 ( 蘇ICP備15054508號 )

GMT+8, 2019-8-19 03:52 , Processed in 0.078001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